即墨古城线上商城

古城寄语

我对古城有话说:*

联系方式:*

提交

提交成功!

我们已收到您的反馈,感谢填写

提交失败!

检查网络是否正常,请重新提交

传承之礼,基于一座古城记忆的再次解读。泱泱文明,寻回映射在现代都市里的宏伟印记。作为青岛文化之源的历史古城,即墨古城矗立在齐鲁大地达1400年之久。而今,古城轮廓肌理的再次重塑,必将锻造出最为震撼的时代张力。

悠悠七千年的时光流逝给予了即墨太多的故事,太厚的积淀。即墨大夫辉煌业绩,齐威王惊人一鸣,田单孤城火牛阵大破燕军,汉朝七王子次第受封。这段历史,这些故事似乎随着时间流逝尘封于岁月,渐远于尘世。

即墨三大夫
即墨三大夫 返回列表

春秋战国时期,即墨属齐国。由于经济繁荣、名贤辈出,即墨被誉为三齐名邑,期间涌现出即墨三大夫。由于历史原因,三位即墨大夫都没有留下姓名,但他们的事迹彪炳史册。

第一位,是齐威王(公元前356年即位)时的即墨大夫。据《史记》记载:齐威王时期,时任即墨大夫为人刚正不阿,为政励精图治,在官场欺上瞒下、报喜不报忧恶习中洁身自好,不媚上、不讨好贿赂前来本地的齐威王左右官员,埋头办好治下的事务。谁知正道难行,反映到齐威王耳中的是阿大夫名声、政绩最好,而即墨大夫最差。齐威王不偏听偏信,派心腹人员到下边实地明察暗访,却得出了正好相反的结论。对此,这位“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齐威王招来了阿大夫和即墨大夫。他对即墨大夫说,自从你到即墨以来,天天有人来说你的坏话,但我派人巡视即墨,看到田野都得到了开垦耕种,民人生活富足,官吏没有积压等待处理的政事,使齐国的东方实现了安定。这是因为你不肯贿赂我左右的人来求声誉,他们才说你的坏话。于是,封即墨大夫食邑万家的俸禄,并下令烹杀了只会行贿而不干事的阿大夫。这就是有名的“烹阿封即墨”事件。此后,齐国大治,强于天下,并使即墨之名始彰于史册。即墨大夫刚正不阿、励精图治,名垂青史。

第二位,是齐湣王时期的即墨大夫。公元前284年,燕、秦、赵、魏、韩五国联军攻齐,齐军连败。四国撤走后,燕将乐毅统帅燕军,乘胜出击,接连攻下七十余城,最后只剩即墨和莒。燕军攻莒数次不下,转而进攻即墨,即墨大夫出兵应战,结果因寡不敌众,兵败战死。时任即墨大夫面对强敌,无所畏惧,率兵出击,捍卫家园,不惜以身殉国,激起了即墨城军民的斗志,他们推举田单为首领,巧设火牛阵,大败燕军,全部收复齐国失地,齐国实现复国。即墨大夫也为即墨后来人在国难当头、山河破碎的民族危难时刻,浴血疆场、杀敌御寇树立了楷模。

第三位,是齐王建时的即墨大夫。齐国经燕国的打击,一蹶不振。齐国晚期,齐王建昏庸无能,面对日渐强大的秦国,内不图强,外无防御,却幻想靠妥协投降来赢得苟延残喘。即墨大夫谏言齐王建:齐国不应妥协,坐以待毙,而应抓住时机,将已亡五国的残兵败将征集起来,重整旗鼓,抵抗秦国。对此良策,秦王不听不纳。齐王建四十四年(前221年),齐国被秦国灭。最后一位即墨大夫,处在国家生死存亡的关头,能慷慨直言,力谏齐王,体现了身在即墨,心存家国的胸怀。

即墨三大夫,是即墨人的精神图腾,其高风亮节堪称后世楷模。

田单
田单 返回列表

田单生卒年不详,妫姓,田氏,名单,临淄人,战国时田齐宗室远房的亲属,任齐都临淄的市掾(管理市场的小官)。

公元前284年,燕、赵、秦、魏、韩五国联军,以乐毅为帅,同齐国主力会战于济西,齐军大败,只剩下莒和即墨两个城市,由齐军坚守。乐毅攻打即墨,时即墨大夫以身殉国,城中居民推田单为将。田单根据敌我力量相差悬殊的情况,命全体军民依靠坚固城池和丰厚军需固守,伺机反攻。

此时,燕国内政发生变化,燕昭王去世,儿子惠王姬乐继位。田单利用反间计使燕惠王失去对乐毅的信任,派亲信代替其职务,奋力攻城,久攻不下。田单命城中军民吃饭时一定要先于庭院中祭祖引来许多逐食的飞鸟在城中飞翔,田单传言有神来助,动摇燕军意志。

田单用激将法使燕军割去被俘齐军的鼻子,掘城外齐人的祖坟,激怒齐国军民,以坚定与燕国血战到底的决心。

经过准备,田单认为反击时机已到。运用他新发明的“奇特战术”---火牛阵,大举出击。火牛阵就是把城中千余头耕牛集中起来,穿上“绛缯衣”,并画以“五彩龙纹”,把锋利的尖刀绑在牛角上,把灌上油脂的草木之类的易燃物绑在牛尾上。夜间趁燕军熟睡之际,形成宏大阵势,排山倒海冲向燕军营盘。霎时间燕军大乱,溃不成军,主将死于乱军之中。齐军乘胜追杀,一举收复齐国所有失地。

这是历史上一次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是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齐国危亡之际,由于田单坚守即墨,以火牛阵击破燕军,收复七十余城,因功被任为相国,并得到安平君的封号。后来到赵国作将相,死后葬于安平城内。

王吉
王吉 返回列表

王吉(?—公元前48年),字子阳,西汉时琅琊皋虞人(今天的即墨市温泉镇西皋虞村),官至博士谏大夫。少年好学,以孝廉补授若卢县右丞,不久升任云阳县令。汉昭帝时,举贤良充任昌邑王中尉。

当时,昌邑王刘贺贪酒好色,不问政事,致使百姓劳役过重,怨声载道。面对此,王吉不避冒犯之嫌,多次上书,陈述利害,劝谏刘贺以百姓为重,要励精图治,勤于政事,以仁义治天下。刘贺对王吉的劝谏无言以对,命人赏赐王吉大量酒肉以示表彰,然终不改旧习,放纵自若。王吉多次进谏虽未被采纳,但其犯颜直谏的作为甚为人们敬重。

公元前74年,刘贺被拥立为皇帝。王吉趁机再次上疏规劝刘贺要力戒旧习,敬重大臣,勤于国事,凡事要三思而后行,切不可轻率从事。刘贺我行我素,且将其为昌邑王时许多官吏召到长安,授以要职。大将军霍光与诸大臣及太后密谋,将在位仅27天的刘贺予以废黜。刘贺为昌邑王时的臣属,皆因不向朝廷举报刘贺劣迹或被处死或下狱,唯有王吉与郎中令龚遂因屡次进谏,幸得免死,罚为城旦。

汉宣帝时,王吉被启用为博士谏大夫,他针对当时皇帝奢侈浪费、任人唯亲等时弊,上疏劝皇帝选贤任能,废除因袭制度;提倡简朴,爱惜财力;整顿吏治,淳厚民风,以使国家兴旺发达。但他的建议不仅未被采纳,反而被认为迂腐从而失去信任。为此,王吉辞官回故里,去世后葬于今即墨市温泉街道皋虞村。其子王骏、其孙王崇,皆位居显要,一时有一门三公之盛。

王吉为人正直,为官清廉。精于儒学,兼通《五经》,曾以《诗》、《论语》教授学生。其后裔于两晋时名家辈出,王朗、王祥、王导、王羲之、王献之皆为一时之秀,琅琊氏之盛,实际由王吉导其先。

蓝章
蓝章 返回列表

蓝章(1453~1525),字文绣,晚号大崂山人,明成化二十年(1484)中进士。他一生宦海沉浮30年,以婺源县令起家,终南京刑部右侍郎,历经12个职位,官至三品,明正德十二年(1517年)连上三疏告归,后赠资善大夫,荣升正二品。他是蓝氏家族第一个通过科举走上仕途的人,也是蓝氏家族官职较高、仕宦成就最为卓著的一个。

明弘治十四年(1501年),蓝章以监察御史巡抚山西,后转升太仆寺少卿、大理寺右少卿、都察院左都御史等职。时宦官刘瑾执掌权柄,网络党羽,残害忠良,满朝文武多趋炎附势,献媚投靠。蓝章刚正不阿,不肯屈就,遭刘瑾怨恨,被罗织罪名下狱,经多方周旋获释,贬任江西抚州通判。正德五年(1510年),刘瑾被处死,蓝章蒙冤得雪,复起为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山西。正德八年(1513年)十月,司礼太监萧敬传诏陕西巡镇官,要求赶制精工毡帐150座,约需耗费黄金4万余两。这对饱受战乱之苦的百姓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蓝章毅然上书请求停办,减轻了当地百姓的经济负担。蓝章在散文、诗歌方面造诣颇深,尤其是他所著军事理论著作《八阵合变图说》意义深远,被收入《四库全书·子部·存目》。嘉靖四年(1525年)十一月初六病逝,谕赐祭葬,祀乡贤祠。

 

蓝田
蓝田 返回列表

蓝田(1477~1555)于明嘉靖二年(1523年)进士及第,再振家声。蓝田从政时间短暂,职务也不高,但他逆鳞进谏,弹劾权贵,名动朝野,载入正史,可谓“逆鳞御史”。明嘉靖三年(1524年),蓝田被任命为河南道监察御史。这一年大礼仪起,因正德帝无子,由其堂弟嘉靖帝继位,执掌院事的张璁、桂萼等人奏谏封嘉靖帝的生父为太上皇。蓝田等认为继统不能继嗣,继嗣乱大统,七上奏疏抗议,同群臣在左顺门哭谏,皇帝震怒,即诏下狱,翌日受廷杖差点丧命,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伤才愈合。但他没有屈服,伤愈便上疏弹劾给事中陈洸及礼部尚书席书,一时直声鹊起,名动朝野。但亦因此事遭嫉恨,嘉靖十年(1531年),被逮入济南狱,后虽获释,但被罢归回乡。

回乡后,蓝田在后院中筑“可止轩”,与黄作孚,杨盐等赋诗论文,与石存礼、冯裕等8人于青州北郭禅林成立“海岱诗社”,约期聚会,赋诗唱酬,不问世事。此后20余年间,蓝田把心思全部用在诗歌写作上,朝中大臣先后20余疏举荐蓝田复出为官,然而蓝田对朝政心灰意冷,便推托曰“我数十年老妇,何可与红颜争艳?”坚决不出世。他一生著述颇丰,主要有《北泉集》《白斋表话》《东归唱和》《南征题稿》《西巡题稿》等,其中《北泉集》被收入《四库全书·集部·存目》。祀乡贤祠。

王邦直
王邦直 返回列表

王邦直 1513~1600),明音律学家、藏书家。字子鱼,号东溟,即墨人,汉谏大夫王吉的后裔。

王邦直幼时,天资聪颖,文思敏捷,明嘉靖年间,以岁贡出任盐山(今属河北省)县丞。他为官耿直廉洁。任职期间,曾变卖祖产以补充开销。后上疏嘉靖皇帝,陈述自己的政见,针对时弊,列举十款:“一曰减赋役以招流移;二曰实仓廪以备凶荒;三曰戒有司以去奢僭;四曰清驿递以革冒滥;五曰禁势豪以除暴横;六曰正仕途以塞奔竞;七曰重功绩以明考课;八曰慎作养以剔繁冗;九曰严简练以修武备;十曰振纪纲以励风俗”。他的见解受到皇帝赞许,但也因此而遭嫉妒,不久,被罢官返回故里。

王邦直回乡后,于自己的院中筑一小阁,自居其中,精心研究声律。他广泛收集我国历代音乐著述,进行探索比较,历时20年,足不出户,终于撰成《律吕正声》60卷。书中对我国声律学的发展历史进行了考证和阐述,同时,对律吕相应等声乐理论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书中还收录了伯牙学琴、武壬出师、海阳僧人等音乐故事,记有部分琴谱和民谣。该书援引浩繁,说理精辟。

黄嘉善
黄嘉善 返回列表

黄嘉善,字惟尚,号梓山,明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出生于山东省即墨城里。黄嘉善生而聪慧,端庄伟然,渐大学习勤奋努力,就读于崂山石门山西麓上、下书院,万历四年 (1576年)中举人,翌年中进士。

黄嘉善初授河南叶县知县,时叶县的土豪劣绅勾结贪官污吏,隐瞒田产,偷漏国税,加重了贫苦百姓的负担。黄嘉善到任后,按明廷“一条鞭法”的规定,组织吏员,勘查户口,重新丈量土地,使当地一些隐瞒土地、偷漏国税的富豪得到惩罚。同时,减轻了农民的负担。

万历九年(1581年),黄嘉善转升南直隶苏州府同知,因父母相继去世,在家守制。万历十八年(1590年),调任山西平阳府府丞,时值“大同缺守,需干练者补之,众议非黄丞不可。”万历二十年 (1592年),黄嘉善升山西大同府知府。大同是明朝北部九边重镇之一,常受鞑靼侵扰。他到任后,执法公正,严明廉洁,因而“威名流闻,虏中皆畏服之”。一次,抚臣淘汰体格羸弱的兵士,引起部分士兵不满,有人借机煽动,因而发生兵变。一时城内一片混乱,官兵都不敢出门户。黄嘉善单骑入哗变士兵营中,谕以利害,责以大义,事遂平定。

万历二十三年 (1595年),黄嘉善升山西按察使司副使兼左卫兵备。之后,他戍边二十年,为捍卫北部边疆立下了不朽功勋。黄嘉善到任后,为提高边防军战斗力,严肃整顿军纪,强化军事训练,使军威大振。一次鞑靼首领集万余骑,潜其寨下,窥探虚实,伺机入掠。黄嘉善侦知后,命副将持酒食前去,曰:“闻大军远道而来,特备酒肉犒赏。”敌人惊知有备,酒食后散去,从此不敢轻易进犯。后黄嘉善升陕西布政司参政,仍任大同云中兵备。

万历二十九年 (1601年),黄嘉善任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此前,由于长期欠发边军粮饷,引发兵变,叛军勾结鞑靼,冲进巡抚署,杀死巡抚,抢走印信,百姓遭殃。黄嘉善赴任后,首先向朝廷申请减免宁夏的田赋,使百姓安居乐业。后又整顿军纪,提高军队战斗力,数次击退鞑靼的侵扰,保卫了边疆安宁。他与大将萧如薰齐心协力,伐贺兰山木材,修建宁夏(今银川市)的前沿阵地临河堡。万历三十二年 (1604年),黄嘉善升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继之加兵部右侍郎。黄嘉善抚夏十年,功著边陲,烽火不惊,宁夏立祠祀之。

万历三十八年 (1610年),授黄嘉善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总督陕西三边军务,统帅延绥、宁夏、甘肃三边重镇的军事。他加强边防建设,组织军队屯田,以农养兵,保证军需。同时,严格执行明廷的睦邻政策,通好互市,使汉蒙两族人民能和平共处。一次,敌虏潜入城下,黄嘉善登城约战,敌人见状,惧怕欲逃。黄嘉善命开城门出击,经一番搏杀,鞑靼死伤无数,黄嘉善大胜而归,此即“三边大捷”。黄嘉善因此升兵部尚书加太子太保,协理京营戍政。

万历四十三年 (1615年),黄嘉善引疾归即墨。此年即墨遇大灾,黄嘉善出粟百斛、银百两赈济灾民。天启四年 (1624年)黄嘉善病逝,熹宗皇帝辍朝一日致哀。黄嘉善著有《抚夏奏议》、《总督奏议》、《大司马奏议》、《见山楼诗草》等。

 

郭琇
郭琇 返回列表

郭琇(1638~1715),字瑞甫,号华野,即墨城郭家巷人。清康熙九年(1670年)中进士。

清康熙十八年(1679年)授吴江知县。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升任江南道监察御史,以“三疏”名震朝野。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上《参河臣疏》,使河道总督靳辅被罢官,户部尚书佛伦遭降职,郭琇升任佥都御史。接着,郭琇又冒险上《纠大臣疏》,弹劾武英殿大学士明珠及其党羽余国柱等,揭发他们结党营私,贪赃枉法等罪行,使明珠被罢官,余国柱等被逐回原籍。郭琇由此受到康熙皇帝器重,升任左都御史。次年,上《参近臣疏》,弹劾皇帝宠臣高士奇等一伙权臣,使之被罢官。郭琇的三大疏引起“群党侧目,百端交构”,“天子为之改容,举朝为之失色”。郭琇在赢得“郭三本”雅号的同时,也成为权奸的眼中钉。不久,便遭明珠余党的诬陷,被罢官还乡。

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五月,康熙皇帝南巡回京时路过山东,,郭琇奉命到德州迎驾。康熙帝对大臣们说:“朕幸江南,吴江百姓至今感戴郭琇,可见是个好官。”当即传旨授郭琇为湖广总督。郭琇到任后,极力整顿吏治,清除弊政,使湖广百姓大受其益。

康熙四十年(1701年),郭琇多次以病乞休,康熙帝以“思一人代之不可得”为由予以拒绝。翌年,郭琇再遭谗臣弹劾,罢官归里。

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郭琇病逝于即墨。著有《疏稿》六卷。

宋统殷
宋统殷 返回列表

宋统殷 字献征,号瀛渚,举进士,由户部郎出守淮安。淮,故多例金,立除之。白莲教猖徐沛,擢监军淮海,指授方略,旬月而寇平。迁冀北左辖。会秦中、王英二渠贼掠河东,命抚山西,擐甲陈戎,三奏大捷,恢复河曲。巨凶赵子学,啸聚谋逆,奉密旨擒之。条上镇备戢宁诸长策,周延儒柄国,悉格不用。寻值绥德紫金梁等以数万东渡,时兵瘁食殚,统殷慷慨奋厉,歼之阳城,歼之高平,歼于豫之修武,贼大创。遂请于朝为廓清计,疏三上,延儒复抑之,寻诬以玩寇,罢归。祀乡贤。